因缘业已悄然延后,今年梅雨,姗姗来迟,它跨越了五月的殷殷期盼

  因缘业已悄然延后,今年梅雨,姗姗来迟,它跨越了五月的殷殷期盼
  五十多载的人生岁月悠悠,数不清的梦中乡情绵绵,在这氤氲缥缈的过往云烟里,寻觅摭拾几许童年故园的芳踪,

虽然这个地方,只是存放着喂猪用的甘薯签,以及一些犁田的农用工具而已,记忆中,曾经有一次夜宿于湖边招待所,那晚就在姊妹校师长的邀约下,穿越人声鼎沸的“曲院风荷”庭园,观赏了《印象西湖》舞台剧那缠绵悱恻的水上表演。
  声回荡的场景,虽不若《映象西湖》舞台剧,那样的跨越时空千年,那般的缠绵悱恻,但是那股油然而生的无尽乡思与亲情,却总是在我的心灵脑海之中,不断地徜徉、萦回……

今年梅雨,姗姗来迟,它跨越了五月的殷殷期盼,来到了六月“芒种”节气过后的端午时分。虽然,因缘业已悄然延后,但总算还是给了那些翘首盼望的人们,一个美丽的意外结局。

淅淅沥沥的雨夜,夹杂着撒豆般的叮叮咚咚声响,在这富有节奏幻化的大地演绎之中,不仅袪走了白天艳阳的暑热,也带来了一段悠远绵长的童年记忆。五十多载的人生岁月悠悠,数不清的梦中乡情绵绵,在这氤氲缥缈的过往云烟里,寻觅摭拾几许童年故园的芳踪。蓦然回首,往事历历,只是对那已经逐渐从记忆中远去的故乡倩影,还真有着一番“青山依旧在,几度夕阳红”的无奈与感叹。

固然,这记忆中的童年家园,早已随着农村现代化的脚步,消失得无影无踪。然而,不论新式的现代建筑是多么的坚固、华丽,似乎仍然比不上从前那种由茅草和红瓦土墙所建构的房舍之家,那般的温馨怡人,那样的富有人情味。虽然在那个时候,对于台风的来袭,内心总是忐忑不安、彻夜难眠;在大雨倾盆之际,还得找来锅碗瓢盆,迎接那些由屋顶落下的雨水。

多次返回家乡故园,来回漫步于新屋周遭,片片记忆,总会在脑海不断翻腾,企求从眼前的现实环境之中,寻觅几许过往的蛛丝马迹。只是很遗憾的,那曾经记忆雨声的瓦房,已经完全从视野中消失,不留任何的半砖片瓦;而那一面记录着童年荣耀,贴满奖状的客厅墙壁,也早已羽化成了尘土。只留下三张当时从粉墙匆匆撕下的残缺奖状,见证着这段亲自走过的童年历史时光。

总是惦念着这栋曾经陪我成长的竹造家园,已记不清有多少次在恍惚的梦境之中,于傍晚和深夜时分,前去关上大厅通往后院的木门。依稀还清晰地记忆着这扇木门并不很牢固,所以得特别谨慎予以拴妥,以防宵小的趁机侵入。甚至有时还会用木头和犁耙予以支撑挡住,尤其是在那台风即将来袭之际。

虽然这个地方,只是存放着喂猪用的甘薯签,以及一些犁田的农用工具而已。当然,墙壁上头还会挂着几顶斗笠,以及几张穿起来有刺刺感觉的蓑衣。虽然它穿起来有些笨重,却很温暖、透气,和现在流行的塑料雨衣,那种雨天冰凉的感受是完全不同的。这蓑衣的造型分成上下两截,就如同“斜风细雨不须归”以及“独钓寒江雪”画面中,扁舟渔翁垂钓时所穿着的那样。

在那经济情况欠佳、物质环境缺乏的情境下,屋后所种植的两大丛刺竹,自然成了我家建筑房屋和搭盖棚架的支柱来源。依循着时序幻化,刺竹总是生生不息,竹笋会不断从土中冒出。为了稳定竹子的数量来源,父亲不仅从来不曾挖取竹笋食用,而且还会为它们添加泥土和灰烬。也因为竹密叶浓,那高高的竹梢,经常吸引着鸟类在此鸣叫和筑巢,繁衍生命的下一代。

面向此一竹林斜影的绿意场景,倒使我想起了“竹密不妨流水过,山高岂碍白云飞”那句话来。自然界的气度与宽容,着实值得同样居处于大自然之中的人类,细细的品味与省思。

从小就很喜欢雨,尤其是在烟雨蒙蒙的时分。那种水满池塘、蛙鸣田野的景致,若是再搭配着绵绵雨丝的洒落,则其氤氲景象与缥缈意境,将更让我那颗幼小的心灵为之着迷。

当然,如果碰上夜晚的绵绵雨势,在缓急有致雨声的波波催眠之下,那么那晚将绝对会是一夜好眠。从小到大,由乡村到都市,这来自穹苍大自然的人间雨雾,对我那感性的心灵而言,魅力似乎并没有多少的改变。而江南的水乡泽影,凄美的烟云聚散,也在岁月风华的不断流淌之中,不知不觉地烙下了一道道深深的印痕。

曾经多次造访浙江的杭州,无论是带领学生或是与朋友同行,每次都会走访西湖。几番长堤行旅,数度游湖泛舟,不论是在晨雾缥缈的湖岸穿梭,或是波光粼粼的湖面徜徉,总是有着一种不同往昔的境界感受。记忆中,曾经有一次夜宿于湖边招待所,那晚就在姊妹校师长的邀约下,穿越人声鼎沸的“曲院风荷”庭园,观赏了《印象西湖》舞台剧那缠绵悱恻的水上表演。

当天晚上,月明星息清风徐徐,苏堤隐约的林影,在灯光飘逸的照映中忽隐忽现,幻化着天上人间的不同场景。在这晴朗的夜空里,细细毛毛的雨丝,却隐隐地从湖面中绵绵飘来,建构出一个不一样的凄美景象。而一曲〈印象.西湖雨〉的悠远乐音,也随着《印象西湖》的剧情演绎,不断从西湖的湖光水色之中,委婉地回旋、萦绕……

“雨还在下,落满一湖烟,断桥绢伞,黑白了思念。谁在船上,写我的从前,一笔誓言,满纸离散。雨……站在湖边,雨……遥望北岸。

雨还在下,落满一湖烟,断桥绢伞,黑白了思念。谁在船上,写我的从前,一笔蝴蝶,满纸离散。

我的告别,从没有间断,西子湖上,一遍一遍。白色翅膀,分飞了流年,长叹一声,天上人间。雨还在下,淋湿千年,湖水连天,黑白相见

  虽然在那个时候,对于台风的来袭,内心总是忐忑不安、彻夜难眠;在大雨倾盆之际,还得找来锅碗瓢盆,迎接那些由屋顶落下的雨水,只是很遗憾的,那曾经记忆雨声的瓦房,已经完全从视野中消失,不留任何的半砖片瓦;而那一面记录着童年荣耀,贴满奖状的客厅墙壁,也早已羽化成了尘土,那种水满池塘、蛙鸣田野的景致,若是再搭配着绵绵雨丝的洒落,则其氤氲景象与缥缈意境,将更让我那颗幼小的心灵为之着迷,几番长堤行旅,数度游湖泛舟,不论是在晨雾缥缈的湖岸穿梭,或是波光粼粼的湖面徜徉,总是有着一种不同往昔的境界感受。

LEAVE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