贾子桓蹙眉,

  贾子桓蹙眉,感恩有你,让我知道世界还有爱。
  ”

顾若愣,她叫奶奶不过是出于礼貌好不好?

“奶奶,我这就给哥哥打,”

“没看丫头同意了吗?这事就这么定了,你带丫头去取身份证,今个就把证领了,回头婚礼再慢慢筹划,赶在肚子显怀之前办了,

腹黑的男人啊!

一句话闹了个大红脸,顾若干脆闭嘴,将脑袋侧到一旁去,恰好看到一家拉面馆,有些赌气的说,“请我吃面。
  感恩有你,让我知道世界还有爱。
  杯影交错,花团锦簇。

恭祝余氏少东余天华与吴氏百货的千金吴佩佩订婚之喜,每个花篮上都写着类似的祝词,花篮顺着红毯,一直延伸到酒店几米之外,由此可窥这次订婚的场面之大之奢侈。

贾子桓慵懒的靠在石柱旁,骨节分明的长指不经意的摇晃着手里的红酒杯,如鲜血般的液体在阳光的照耀下闪着晶亮的光,也昭示男人的无趣。

对这种场合的无趣。

终于在红酒快溢出去的时候,贾子桓浅浅的抿了口,眉头这才舒展开,这余家还真是舍得。他今天刚从医院回来,就替父亲出席余家的订婚宴,心情实在谈不上愉悦。

黑色的西装,每个纽扣都扣的一丝不苟,可以看出男人性格里的严谨,而那随意叠着的大长腿,又透着一股不羁。

贾子桓,贾家二少,贾氏医院的执行总裁,毕业哈弗心脏外科,后进入世界心外科和心内科排名Top1的克里夫兰医学中心,曾为一名70岁的老教授换心成功,轰动一时,如今成绩更是令人瞩目。

许是真的太无聊,贾子桓才会被不远处的橙嗽了几声。

贾子桓看着这一幕,眉头再次蹙起,刚想上前,就迎上了前来寒暄的余氏夫妇,等再转身,却已经不见了小丫头的身影。

狭长的黑眸中闪过一抹失望,也对这宴会更没了兴趣。转身在众人的注视中,雅然而去,徒留一片惊叹。

几次大手术的成功,贾子桓已然成了晋市最炙手可热的单身汉,再加上贾家在晋市,乃至于国内的地位,贾子桓的身价可想而知。

最重要的是,贾二少还是红三代,不但家世雄厚,能力卓绝,他还高,还帅!

天之骄子,大抵便是如此。
  黑色路虎,悄然开出停车场,贾子桓松了松领带,就准备回老宅。

嗤!

“该死的。”只是才开出几米,就见一个人影突然朝着他的车子撞了上来,猛地刹车,低咒一句,便拉开了车门。

“呕……”

接着便听到呕吐声,贾子桓上前,下意识的蹙眉,便看到一团墨绿趴在他的车头,肆无忌惮的呕吐,一股酸腐味瞬间弥漫开来。

一张棱角分明的俊脸沉了下来,冷眼看着女孩狼狈的样子,直到对方安静下来,“能起来吗?”

没有反应。

“丫头,起来。”

没有动静。

贾子桓上前,就听到了浅浅的却匀称的呼吸声,脸色一僵,居然睡着了。

嫌弃的望了一眼,然后一把拎起,墨色的旗袍已经脏污,还有一股恼人的气味,贾子桓很想一把将女孩扔在一旁,但最后却只是将其塞进了车里。

回到驾驶座,看了眼那张酣睡的脸庞,脱下西装盖在了身上,这才重新发动车子,却不再是老宅的方向。

为了生活方便,贾子桓在市中心这边有一套自己的公寓,此刻距离这里不远,正好安置车上的醉猫。

想起上一次的遇见,时隔多年,以这种方式再遇,他跟这个丫头还真是有缘。

车子重新开出停车场,贾子桓的心情明显没有之前那么松散了,很快便到公寓,望了眼车上的人,最后用西装裹紧,抱进了电梯。

“混蛋……天华……”醉酒的人儿嘴里呢喃着什么,贾子桓蹙眉,显然并不喜欢从那樱唇里听到旁人的名字。

电梯门开,贾子桓快速的闪了出去,打开公寓的门。一个月没回来,房间有些清冷。怀里的醉猫,似乎也感觉到了冷,一个劲往贾子桓的怀里钻,小脸上没有了之前的煞白,多了一层浅浅的粉,娇嫩的很。

贾子桓深深的望了眼,知道这丫头肯定暂时不会醒了,抱到床上,看了眼那脏了的旗袍,她倒是会选,在别人的订婚宴上如此的抢风头。

旗袍太紧,又被她自己吐的又湿又粘,这会难受的扭动着身子,贾子桓瞥了眼,似是犹豫了下,最后伸手帮顾若解纽扣,粉嫩的肌肤彻底裸露出来。
  
贾子桓深深吸了口气,猛地一拽,那质地良好的布料便滑到了腿间,快速盖上被子,脱掉高跟鞋,就着被子将那透着一股酸腐的旗袍完全扯下,扔进了垃圾桶。

醉酒中的人儿,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此刻的窘境,自然也看不到男人的窘境。歪了个头,抱住枕头继续睡。

贾子桓这才缓了缓情绪,明明什么都没做,却莫名觉得心虚。这些年贾二少经历的女人不算少,但还是第一次替个女孩宽衣,宽的他心微微悸动。

三年了,这丫头每次都能这么让人揪心。

伸手帮顾若掖好被子,正想晚上要赶不回去怎么跟老太太交代,手机就突兀的响起,赶忙接起,看了眼丝毫没有受影响的小人,这才转身出了卧室。

“说。”看到号码,贾子桓淡淡的吩咐。

“贾医生,有急事需要您亲自来一趟。”

临时有紧急手术,贾子桓也顾不上给老宅打电话,看了眼睡的并不安稳的小丫头,又加了层被子,便匆匆离去。

顾若这一醉,却是睡到了第二天下午,还是被饿醒的。

习惯性的在被子里打了滚,才艰难的睁开眼睛,宿醉让她的脑袋疼的厉害,看了眼天花板,然后又闭上眼睛,但下一刻又猛地睁开,接着便看到陌生的成是顾若却尴尬极了,完全没想到自己一个无意之举会造成更重的误会,要知道她现在还不知道贾子桓是谁呢。

“奶奶,您听我说……”

“还说什么呀,都叫奶奶了还有什么可说的,子桓那小子呢?既然都有孩子了,等他回来今天就把证领了,也好让我重孙名正言顺的生下来。”老太太爽气的说道,然后对自家老爷子吩咐,“给子桓打电话,让赶紧回来。”

顾若愣,她叫奶奶不过是出于礼貌好不好?

“奶奶,我这就给哥哥打。”老爷子瞥了眼旁边,贾云静接过话头,殷勤的说道。

“这……我……”顾若都快急哭了,这到底怎么回事啊?

“丫头多大了?”完全忽视掉顾若的反应,老太太拉着她的手无比慈祥的问。
  
“二十二岁。”

“比子桓那小子小五岁,没事,让他多让着你。大学毕业没?”老太太已经开始盘问户口了。

顾若嘴角抽搐了下,但出于礼貌,还是客气的回答,“毕业半年,留校了。”

“那就是当老师了?老师好,老师好,有寒暑假,这样可以多陪陪子桓。也省的他总是把重心放在工作上,是本市人吗?”听到顾若是老师,老太太更开心了。

“老家是。”说到这里顾若神色有些黯然,不过老太太并没有注意道,继续问顾若的父母,顾若微微迟疑后,“都去世了。”

“这丫头,还是个苦命孩子。不过你别怕,等以后到了我们贾家,爸爸妈妈爷爷奶奶都有了。”听到顾若的话,老太太很是心疼。

顾若鼻子一酸,有些感激。一旁的周文微也没想到会是这种情况,对女孩也多了一份疼惜。

接下来老太太又问了些什么,顾若礼貌的回答。心却越来越慌,他们什么时候才走啊?

医院,贾子桓才做完一个重要手术,就得知老妈带着老太太和老爷子去他那儿,且把小丫头堵里面,当即连衣服都没来得及换,就往回赶。

整个人风尘仆仆,直接开门便进去,“妈,爷爷奶奶……”

“混账东西1贾子桓才一开口,老爷子猛地发话,客厅其他人都吓呆了,顾若下意识的缩了缩身子,却被老太太握着手示意她没事,而顾若从老爷子背后望过去,便看到一身白大褂,高大俊美的男人。

心微微一动,这便是带她回来的男人?

“爷爷,我……这是犯什么事了?”被突然训斥,贾子桓摸摸鼻子尴尬的问。

“你还敢问?丫头都有了,还想瞒着,混小子你还是男人吗?”老爷子是从战场上下来的,虽然这几年开放了些,但骨子里却很传统,最讨厌男人不负责任。
  啊?”贾子桓一愣,目光越过家人,看向顾若,这什么情况?

顾若哭丧着脸,她更无辜。

“啊什么啊?既然孩子都有了,尽快就把证领了吧。”老爷子横了贾子桓一眼,然后叹了口气说道。

一旁老太太一听就急了,“什么尽快?今天就去。”

“啊?”这次贾子桓和顾若几乎是异口同声的啊了下,什么叫今天就去?

这……

“那个奶奶你听我说,我和他……”

“丫头啊,我知道这有点儿仓促,但是你放心,只要你成了我们贾家的孙媳妇,我们一家一定不会亏待你,你也没有什么亲人,那么嫁过来后,我们就是你的爷爷奶奶,她就是你妈,子桓他爸今天不在,不过你放心,也一定把你当亲闺女看。”老太太是个热心肠,从听到顾若是孤女后,便上心了。

“我……”不得不说,老太太很会收买人心,几句话差点逼出顾若的眼泪,但这都不是关键,关键是她跟这个贾子桓不熟,也没有怀孩子埃

“子桓,还不过来。”看到顾若黑眸中染上一层水雾,老太太以为丫头同意了,赶忙招呼孙子。

贾子桓虽然没搞清楚具体情况,但也猜出了几分,很听话的上前,“奶奶,您说。”

“没看丫头同意了吗?这事就这么定了,你带丫头去取身份证,今个就把证领了,回头婚礼再慢慢筹划,赶在肚子显怀之前办了。”老太太有模有样的安排着,完全没有注意到贾子桓和顾若抽搐的神情。

等老太太说完了,贾子桓终于有机会说话了,“奶奶,领证这事不急,我和……”

“咳咳……哎呀,我这心脏啊,哎呀呀呀……老头子快扶着我……”听到孙子要拒绝自己,老太太猛地捂住心口,开始难受的声唤,贾子桓神情尴尬的站在那里,奶奶要不要这样?

“还不快去,想气死你奶奶啊?”老爷子一看自家老太太演了起来,十分配合的训斥道。

“我……这就去。”无奈之下,贾子桓只能硬着头皮说道,余光望向顾若,发现小丫头正担心的看着自家老太太,不得不感叹,小丫头还是太嫩了,不过今个他这证看起来非领不可了。

“您没事吧?”顾若看贾老太太很难受的样子,担心的问。

老太太趁机握住顾若的手,“奶奶这是老毛病了,虽然不碍事,但也活不久,现在奶奶唯一的心愿就是看着你们结婚生孩子,在在临走之前抱一抱重孙子,小若啊你可不能让奶奶失望啊,咳咳……”老太太演戏演上瘾了,连一旁的周文微都快听不下去了。

“妈,事情就这么定了,想必顾若这孩子也不会不同意,我们先让子桓带她去取证件,您休息下。”周文微这一开口,事情算是彻底没有回旋的余地了。

顾若还想解释,可看到奶奶的脸色,咬了咬唇,有些无助的看向贾子桓,哪知道对方耸耸肩,也是一脸无奈。

这……

“嫂子快进去换衣服吧,不让奶奶又该着急了。”贾云静适时的开口催促。

顾若这才发现她根本没有换的衣服,尴尬的站在那里,到是贾子桓走到玄关,脱下白大褂,拎来一个袋子,“不知道合适不,先换上吧。”

“噢……”顾若尴尬的噢了一声,进了房间。

  贾子桓这才发现一家子都暧昧的看着他,眼角抽搐下,这是赶回来的路上临时买的,就是考虑到丫头没衣服,只是大家的眼神能不能收敛点?

卧室。

顾若换好衣服,尴尬的站在房间,男人买了件风衣,只有三个纽扣,而她没有内衬,这样也太暴露了?无奈之下又将贾子桓的衬衫穿在里面,这才勉强遮挡住雪白的肌肤,只是膝盖以下全裸露在外面。

叹了口气,先将就下吧。

出来跟着贾家人道别,然后同贾子桓一起下楼,直到进了楼梯,顾若才松了口气,“那个昨天……”

“昨天你喝醉了。”贾子桓看到顾若的神情,就猜到小丫头想问什么。

“抱歉,给你添麻烦了,那个……你不用送了,我自己可以回去。”既然出了公寓,他们也不用演了吧?顾若心宽的想。

贾子桓一听这话,挑了挑眉,“你觉得你可以走了?”

“我知道刚才你家人误会了,我们……”

“我们会去领证。”打断顾若要找的借口,贾子桓有些霸蛮的说道。

顾若一怔,“我们根本不认识。”

“现在不就认识了。”知道这丫头没有认出自己,贾子桓也不生气,反而一板一眼的回答。

“这……婚姻不是儿戏。”和一个认识不到一天的男人领证结婚,顾若承认,她还真没有这么二,也没有这么大的胆子,她不是赌徒,也不相信赌徒会有好的下常

“人命也不是儿戏,如果奶奶知道我们骗她,以她的身体,恐怕……”说道这里贾子桓刻意停顿了下,以保证顾若有足够的时间去猜想那个恐怕之后的结果。

“可是……”想到贾老太太,顾若的心顿时软了。

“没有可是,刚才你已经答应了奶奶,那么做人就该有始有终。”贾子桓换了一身西装,又生的一副禁欲气质的英俊脸庞,此刻站在顾若身旁如此认真的说话,让顾若一下子非常的被动。

嘀咚……

还没想好怎么应对,电梯的门开了。顾若快步走出,贾子桓挑眉缓步跟上,只是还没走几步就听到一句意外的声音,“顾若?”

顾若一怔,终于明白什么叫冤家路窄。

“吴小姐。”快速的调整了下自己的神色,顾若笑得得体,没有丝毫刚才的犹疑。

“你怎么会在这里?哦,难道你跟踪我们?”吴佩佩打量了眼顾若,然后恍然大悟的说道,手里挽着余天华的胳膊,一副女主人的高傲脸,还在说出这些话时,带着些许的自负。

顾若没想到对方上来便是这么一句,暗暗的深呼吸了下,“吴小姐想多了吧?跟踪你们?呵,就算我真有这么无聊,你们配吗?”

从小顾若虽然看着柔软,可真不是软柿子。

“不承认吗?那顾小姐倒是解释下,怎么会出现在我们的婚房附近?”余天华想阻止吴佩佩,可反而刺激了女人的战斗力。

“为什么?子桓,告诉他们为什么?”顾若突然语调一变,无比柔媚的唤了一声子桓。

贾子桓蹙眉,深深的看了眼小丫头,然后上前揽住顾若的纤腰,“余少,好巧。”

“贾……贾二少……”这次换余天华怔祝

“哦,这是我未婚妻,顾若。小若,这是余少。”整个过程贾子桓仿佛完全没有看到吴佩佩,只是淡淡的同余天华打了个招呼,并且简洁却意思明显的介绍了顾若的身份。

“什么?”吴佩佩失态的惊叫一声。

“有问题吗?”贾子桓这才仿佛看到对方,不悦的蹙起眉头问道。

“没……没……可是怎么会……”

“我们还有事,再会。”不等对方反应,贾子桓揽着顾若,雅然走出大门,徒留两人呆滞在原地。

顾若没有再说话,但看到两人的反应,心情爽爆了。

被贾子桓揽着出了大门,顾若这才顿住脚步,“谢谢你。”

“应该的。”男人神色不变,酷酷的说道,顾若用余光偷偷的瞄了眼贾子桓,在心中猜测男人的身份,想必一定比余天华厉害,要不然吴佩佩也不会是那种神情。

憋着想了很久,也只猜出贾子桓是医生,其他的还真想不出来。

砰……

“唔……”就在顾若脑袋里各种猜测的时候,前面的贾子桓突然顿住脚步,顾若一个没注意便撞在了男人的后背上,疼的呜咽一声,然后仰起头忿忿的问,“你是钢筋做的吗?”

〈着眼前的场面,顾若有些心怯。

“那个……我突然肚子有些疼。”也不知道是运气好呢还是运气好呢,今天是周末,所以排队的人不少,在确定无法说服这个男人后,顾若突然捂住肚子,一脸我很不舒服的说道。

贾子桓瞥了顾若一眼,然后将他手里的证件亮了亮,“证件在我这,你人跑了也没用。”

额!

顾若没想到男人一眼便拆穿了她,无奈又换了一副表情,只是怎么看怎么像便秘。

“我紧张。”顾若看着贾子桓傻兮兮的说。

“我也紧张。”低头看了眼一旁的顾若,贾子桓面无表情的回了一句。

顾若愣,他紧张?才怪!

“那我们下次再来。”虽然不相信贾子桓那张酷拽的脸真的紧张,但顾若还是找到了一个不错的借口。

贾子桓瞥了眼顾若,直接选择了无视,两人就这么僵持着排队。

“喂,哪个离婚在那边。”就在这时后面的一对男女戳了下顾若,很真诚的指了指另一边。

顾若脸一僵,气呼呼的转过头,“我们来结婚1

“额。”后面的男女尴尬的往后退了退,再看了看贾子桓,大概想象不出来这俩人是来结婚的。

“哼。”本来心情就不爽,结果还被人误会是来离婚的,顾若简直不能更郁闷,仰头看了眼依旧神情不变的贾子桓,想逃走的心更强烈了,气呼呼的哼了一声,然后开始猫起腰,寻找逃走的机会。

恰好后面来了一辆车,让排队的人更显拥挤,顾若趁机往后溜,贾子桓也不动,只是用余光静静的看着顾若的小动作,直到对方快出队伍的时候,突然长臂一伸便将顾若拎了起来,“嗯?”

挑眉嗯了一声,顾若委屈的看着男人,“你放我下来。”

“你想下来?”贾子桓漫不经心的问。

顾若心中各种吐槽,但还是使劲的点着脑袋,可惜贾子桓却没有放她下来的意思,而是看向刚到的特助,“约好了?”

“约好了。”特助将结婚证明递给贾子桓。

贾子桓一手拎着顾若,一手接过证明便往大厅里走去,队也不排了,直接吩咐徐助理去安排。

“你插队啊?”

“提前预约了。”顾若见连拖延的时间没了,更着急了,不想贾子桓却淡淡的扔给她这么一句。

顾若默,不是刚决定领证吗?怎么这就预约了?

“可是我没有怀孕。”就这么被大喇喇的拎着往前走,那回头率简直让顾若想找个老鼠洞钻进去,憋了半天憋出来这么一句。

“以后会有。”

“啥,我们不是假结婚吗?”顾若惊了。

贾子桓听此,脚步更快,直接选择了无视手里的小丫头。

假结婚?亏她想的出来。

“离婚那边去。”就在顾若挣扎的时候,贾子桓一把将顾若蹲放在椅子上,前面办证的大妈头都没抬下直接指了指对面。

这下贾子桓的脸色也微微有些变了,将证明往桌上一摆,“我们结婚。”

“啊?”大妈终于抬起头,看到脸色阴沉的贾子桓,再看看一脸沮丧的顾若,“你们确定?”

“确定。”

“不确定。”两人异口同声的说道,可惜却是完全相反的意思。

贾子桓侧头看了眼顾若,然后重新对办证的大妈说道,“我们结婚,很确定。”

“这……姑娘你怎么想的?”大妈看着顾若认真的问。

“我……”顾若刚想说不结,却不受控制的想到了贾老太太,还有对方的身体,脸上的神情一下子垮了,身旁的男人的确没说错,是她让贾家人误会的,也是她答应奶奶的,踟蹰之后才点了点头,“我们是来结婚的。”

大妈迟疑的看了下两人,再看看贾子桓的证件,最后盖下印章,让两人签字拍照。

十几分钟后,顾若手里捧着一个红本本,神情诡异,她特么就这么把自己给嫁了,而且还是一个认识不到一天的男人。

天啊,这都是什么鬼!

手里拿着结婚证,可是那表情比哭还难看,而结婚证上的照片也好不到哪里去。

“一会直接跟我回家,至于你宿舍的东西,我已经让人给你搬了,房子也退了。”贾子桓看着嘴巴扁着,仿佛都快哭出来的顾若,不容质疑的说道。

顾若仰头瞅了一眼对方,没理会,继续往前走。

贾子桓也不恼,静静的跟了上去,两人沿着街边的梧桐树走了很长一段时间,顾若先忍不住开口,“我们真的结婚了?”

“恩。”贾子桓点点头。

“可是我们根本不熟。”

“以后就熟了。”

“你是好人吗?”

“以后你就知道了。”

“……”两人一问一答,顾若最后丧气的看着男人,特么这就是她老公了?也不知道为什么顾若有种强烈的上当了的感觉。

就这么僵持了一会,顾若将手里的红本本又拿了出来,“如果你不是好人,我们能离婚吗?”

“不能。”贾子桓看着顾若,很认真的回答。

“为什么?”

“奶奶不会允许。”贾子桓的回答彻底绝了顾若的希望。

有些激动的看着男人,“可我们也没孩子啊1

“你想要?恩,我会努力。”仿佛完全听不懂顾若的话,贾子桓一本正经的耍流氓,可偏偏那张禁欲式的硬朗俊颜没有一丝耍流氓的痕迹,让人恼火却不知道为什么恼火。

腹黑的男人啊!

一句话闹了个大红脸,顾若干脆闭嘴,将脑袋侧到一旁去,恰好看到一家拉面馆,有些赌气的说,“请我吃面。”

“好。”贾子桓听到小丫头气呼呼的声音,回答的干脆利落。

顾若咬唇走了进去,这些日子被余天华的事情闹的伤心不已,加上醉酒,她都忘了今天还是她的生日,小脸讪讪的走了进去,想起小时候妈妈过生日都会给她煮长寿面,如今却是再也吃不到了。

鼻子有些发酸,自顾自的坐下。贾子桓摆手,让服务生过来,“帮我上一碗长寿面。”

“好的先生,还需要其他的吗?”

“待会我喊你。”贾子桓说完发现顾若怔怔的看着自己,奇怪的问道,“怎么了?”

“你怎么知道的?”顾若惊呆了。

贾子桓好笑,亮了亮自己手上的结婚证,刚才登记当然知道了。

顾若顿住,为自己的智商默哀三秒钟。

咬了咬唇顾若不再说话。
  好久不见,本人就是…楼主,不记得密码了,从现在起改用这
个ID,跟大家说个事,不知你们喜欢算卦吗
?我本人比较喜欢,嘻嘻…..昨天
我让一位大师给算了一卦,挺准的,现在把图发在下

面:

  

贾子桓,贾家二少,贾氏医院的执行总裁,毕业哈弗心脏外科,后进入世界心外科和心内科排名Top1的克里夫兰医学中心,曾为一名70岁的老教授换心成功,轰动一时,如今成绩更是令人瞩目,”

“这丫头,还是个苦命孩子,

“有问题吗?”贾子桓这才仿佛看到对方,不悦的蹙起眉头问道,”特助将结婚证明递给贾子桓。

LEAVE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