更多的是失意,

  更多的是失意,梦里花落知多少
  只不过 不可以在梦醒来倾诉给你
,守护的是什么 抵抗的又是什么 我们竟然无暇一顾
,梦到你的嘴脸~是当年某个特定情况想象出来的你的嘴脸~真的,嘴和脸。
  梦里花落知多少
  只不过 不可以在梦醒来倾诉给你
  还好 梦里没有忧伤 只是一想到你 伤感会轻轻拂过
  还是想把那些支离破碎的梦讲给你 嗯 现在只好讲给自己
  围城 城墙窄的只容得下一双脚 我们站在城墙之上 顽强抵抗
  守护的是什么 抵抗的又是什么 我们竟然无暇一顾
  我醒来 记起一起作战的不是你 心中小小的遗憾
  与你相关的梦越来越少,是不是醒来大脑不想回忆?
一想到你,伤感不多了,更多的是失意
  梦到你的嘴脸~是当年某个特定情况想象出来的你的嘴脸~真的,嘴和脸
  梦到有人触碰了一下睡着的我的右眉,立即醒来
  夜空有点幽远,凉风习人
早上是不是又梦到你了?自己劝慰自己了吗?嗯,花了点时间吧,所以起迟了~
  是该放下的时候吧
愿赌服输 输不起输的起也是输了
  高高的土坡上只有一道单车车辙
踏着脚印跟随
坡顶松树庞大挂着条粗绳
更加确凿了
收起麻绳以便有用,继续追踪
前面驶过来一队侉斗 她竟然安坐车上
怎么是直发了?假发!捻了两下便知
她的级别高于我 这个动作无异于讨苦头
无奈放行 刚走几步 只见 靳东躺地嘴脸流血不知生死!
那个女人!究竟什么人?!
  你过的似乎很幸福,心中有些嫉妒和不满,可是顿了片刻 问自己,假如你过的不好,我会开心吗?
不会的
那还是让你幸福吧
  只不过 不可以在梦醒来倾诉给你
,还是想把那些支离破碎的梦讲给你 嗯 现在只好讲给自己
,与你相关的梦越来越少,是不是醒来大脑不想回忆?
一想到你,伤感不多了,更多的是失意,梦到你的嘴脸~是当年某个特定情况想象出来的你的嘴脸~真的,嘴和脸。

LEAVE A COMMENT